“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陶杰 《杀鹌鹑的少女》

【2018.8.5】

214782:

我知道许多女孩不愿认同自己的性别,究其原因,是因为深埋于记忆的性侵害。我从前极抑郁时写日记:一个人的精神在幼年时受创,犹如嫩树被砍伤,它从此将在扭曲中生长,树越大,疤瘤越大,那疤瘤成她内心永恒的阴影。有一天她骤然倒下,没有人知道原因。


当侵害发生后,她们的无助因缄默日积日深,最后只好归咎于自身——“如果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都是人之常情,那这整件事就只有一个确凿无疑的错误,即我是个女性。”


如果在一个社会大环境下,一个女孩感受到女性的身份所代表的恒常是被损害和被侮辱以及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潜在性被损害或者被侮辱,她当然到最后会把问题归咎在自己的性别上——因为...

没有童:

我看自己的高中日记,好中二好莽啊,现在看真的是脸红耳热的……
现在写日记都是半夜,做完作业拿笔都抖,写完日记赶紧爬去睡觉。双胞胎上次说:姐姐大学了还要这样用力读书,累死了,我不上大学了!
我想了半天,说,没有谁愿意吃真正生活里的苦,对于那些想让生活变得更轻松的人来说,学习才是最容易走又最有用的那条路。然后晚上做梦,久违地梦见绿毛雀斑,拍着我肩膀说:好久不见,哇,你不错哦。
…😭……谢谢宇宙……!!!

AMoZoe:

这是我自己上学期做的最喜欢的一个项目,也是我这辈子只想做一次的一本书,如果你有时间,希望你可以读完以下的内容。


翻开这本书,第一页讲述了一个普通女孩的故事。

“在你不懈的坚持和请求下,你的父亲终于答应给你买一只你一直想要的金毛犬,这样你就能给你养的长耳兔找个玩伴了。在一个美丽晴朗的夏天,你带着可爱长耳兔与金毛在沙滩上度过了愉快时光。”


细心的你可能会发现,每页纸中间还印着一个新的故事,如果你切开纸的内侧,你会开到在黑色页面下的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你的名字叫西西,你是我大学的室友,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你于2017年7月6日在中国去世。...

一个人民艺术家:

///生活很苦的话,你要不要搬进我甜甜的梦里?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Laceration: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我们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高考结束之后,他对我出了柜。
当时的我并不是很吃惊。一方面是我对耽美文化的接受程度很高,另一方面是他的性向解释了很多事情……比如他对女生的态度。说来有些可笑,早熟的他成功掩饰了对心仪男孩的迷恋,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女孩面前有种近乎冷漠的泰然自若。
说出秘密之后,他仿佛松懈了下来,我们各自去读大学,友谊照常运转,只是多了一些交流。那时他很喜欢看校园耽美小说,我给他推荐了很多他也不满足,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青春的遗憾吧。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慢慢发展成除去逢年过节问候,只有找对方帮忙才会联系的程度。但这也是理所当...

宗川:

不管什么场合
不管针对什么事件什么人
闭嘴是最酷的
以此作为个人准则
共勉
晚安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枫叶糖浆。:

嗯嗯。


观象台:



希望都能多多提防。我之前也确实太大意了……



翔腿颓_:





時雨不沢:





嗯,看完之后细想我之前确实太大意了...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寒几山:

#剑三##藏剑山庄#
——犹记得是君子藏剑。

因为纯阳不好写,加之今年是鸡年,所以从藏剑开始写。以后尽量每天一个门派,不好写的就算了Orz字丑莫嫌。

笔是英雄的,型号不知道…
对了这里华乾一只人帅卖萌道长有人找我玩吗?

关于居里夫人

悠悠发微:

 “波兰荡妇”居里夫人——向这位女权主义者致敬 



  “居里夫人”不是一个尊称,而是一个蔑视、侮辱和抹杀她的真正功绩的称呼——一定要找个定义,我觉得和“黑鬼”差不多。



  很多教科书都把“居里夫人”奋斗半生发现了“镭”的事迹作为励志教材,却很少揭露出,这个“励志”偶像的一生是怎么样地遭受着不公正、歧视、打击的。



  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法国着名的院校,却没有机会申请一个最普通的职位。



  以第一流的努力,作出了卓越的、泽被后世的贡献,2次获得诺贝尔奖,却没有机会进入法兰西科学院

© 灯喜 | Powered by LOFTER